脱皮

首页 私信 提问 归档 RSS

极端

我是一个极端主义者
在一方面或许勤劳 但在另一方面 又过于懒惰 以至于淋了雨也不愿洗澡 憋着尿也要赖床
就好像喜欢甲壳虫 又热爱皮卡 喜欢自行车 又迷恋重机 喜欢民谣 又狂热摇滚
有一天 我的身体里会滋生出另一个灵魂 而我不知道是谁会赢 我只知道 我依赖的背影和我正努力试图冲破的影子 在那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