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皮

首页 私信 提问 归档 RSS

一天

她們睡了

 

姐姐睡了

一張雙人床上 占掉大半個位子

至今在我腦海中排名第一差的睡相 那個時候 我們很小 是在夏天的地板上 一幅我用簡筆给你描述過的畫面

 

外婆睡了

同一個房間里 電視的聲音也掩蓋不了的凝重呼吸

在做過手術以後 總是會在夜裡輾轉反側 偶爾起身 不知醒了還是醒著

 

這樣一個夜裡 床的一角 睡不著的你 更換了無數頻道未果后 記下了這樣一篇流水帳

 

媽媽睡了

家裡 媽媽應該睡了 我想

 

人們睡了

我想

 

等車時候 看到的你

坐車時候 一路的你

等人時候 走過的你

 

於是我想到 兩天前 你告訴我 一天 你遇到了很多的人們 我在想會不會有你 你還有你

 

想像中應該是冒著熱氣的面 一直猶豫切不中主題的你 言語略酸 表述遮掩

有感而至

午夜

二至

 

電影院

小黑屋里 你 你 還有你

從來都是你 你 還有你 我想

 

聯想到中午 心裡略微有感的你

一進門 臉上四片霧的兩張臉 互補的髮飾和眼鏡 很難得的隨便餐

 

很短時間以前  意外頻率同步的你 不算是真正她們的你們裡的你 有意義的暖意及笑意

你睡了嗎 以趴著或靠著的姿勢

醫院裡 我討厭的藥水味道 總是不夠用的床位 部分貌似忙碌的醫生

你睡了嗎 我希望是的 還有 你身邊的人 以及人們

 

很自然的 有你 哦 你睡了嗎

沒有 我想

 

總是跳跃在其中的你

亦如當初看完黃金甲一樣感覺的十三釵

我想

我不會問

原來我做了

 

她們睡了

人們睡了

你們 你們 還有你們

 

關掉電視 伸進床的一角

總是蒙蔽人們的預告片 車站的廣告 牆上的或巨幅或小幅的的海報

 

要知道


我知道

 

所以說 你 你 還有你 它不是那些年 不是逆戰

 

你也睡了

我知道 我睡了



夏天.暑假.2011


评论